yobeth5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中网,作者:曹玮钰。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2020年10月19-20日,由南京市江北新区管理委员会、江苏省政府投资基金管理办公室、投中信息主办,南京市江北新区财政局、南京江北新区中央商务区、江苏省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公司承办,投中疌孚、投中网协办的,以“新金融、新科技、新江北”为主题的“2020中国投资年会•投资人峰会”在南京市江北新区拉开帷幕。

今天和大家讨论企业家这个话题。生物医药行业的属性决定了很多创业者是投资人或者科学家。这些创始人是否具有企业家精神和能力,他们的管理方式和思维格局是否优秀往往是决定一个企业能都长大的关键因素。而在我的认知里,优秀的企业家是天生的。所以投资的最关键点就是识别并持续重仓优秀企业家。

大家好,非常荣幸。首先感谢投中给我这个机会跟大家讨论一下生物医药产业的投资。

傅聪表示,五核国在维护全球战略稳定方面负有特殊责任,应摈弃将核裁军政治化的错误做法,在战略力量建设和部署方面保持克制,重申“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理念,承诺不将核武器瞄准任何国家,缔结“互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多边条约,就包括核政策与核战略、反导、外空、新技术等广泛议题加强对话,为维护全球战略稳定做出切实努力。

投资头部公司是永恒的主题。站在这个时间点,头部的biopharma公司已经出现。第二波出现的将是头部的specialist公司。他们或专注于一个适应症领域,比如眼科、自身免疫;或专注于一个特设技术平台,比如ADC、AAV平台。在一个细分领域做深,做强是这类公司的生存之道。我认为,未来5年,这类specialist会成为最主流的投资方向。

最后,我们总结了一组数据。大家发现市值大或规模性公司,在过去几年相比于小市值或者小规模公司获得快的成长,无论是从财务指标还是市值指标上。这揭示了一个问题,就是龙头公司更容易获得市场认可。未来龙头公司将进一步聚拢社会资源,进一步巩固自己的市场地位。而尾部公司将进一步僵尸化。这是今年中国某头部基金全面扫货中国细分行业龙头的最主要投资逻辑之一。

以下为强静的演讲速记,由投中网整理:

首先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对于行业发展的理解。

第三个阶段就是2019-2021年,我们认为是最好的投资年份。2019年1月的JPMorgan会议上,跟大家交流,提及希望市场不好太快速的回暖,能多给投资人一些从容投资的时间。现在看来,2019年确实是最佳投资时机。2020年4月,疫情之后,中国生物医药行业投资迸发出了更大的投资热情。这波热情不再是由国有资本推动,而且由smart money推动。主要的投资标的也转向为行业头部公司。

杏泽资本是一家专注于生物创新医药企业的投资公司,现在的管理规模是40亿人民币。在投资风格上,杏泽立志于做最好的创业合作伙伴。我们“即是创业者,也恰巧是投资人”。

总结一下我们的观点:

杏泽资本管理合伙人强静在会上表示,bio-pharma的投资机会已经逐步褪去,目前是specialist的最佳投资时机。生物医药行业是百花齐放的行业,投资biotech的时机也逐步到来。

到17/18年,市场迎来一波小高潮。国家队是那段时间企业估值的主要推动者。18年,杏泽资本非常谨慎,我们基本没有出手一个项目。而紧接着的19年,资本寒冬到来,杏泽投出了十几个项目。在市场节奏上,把握的不错。

2013-2016年是中国跟随式创新的激情年代。中国创新药出现井喷。几乎所有的靶点,都有几十家企业在跟随式研发。资本助力、人才回流,再加上政策的改革,中国创新药市场像非洲草原迎来雨季的第一场雨后,迸发出惊人的生命力。

生物医药行业是百花齐放的行业。在本质上,这个行业和赢者通吃的互联网行业存在很大的差异。当然,这也给生物医药行业的投资带来了大的机会。科学技术有它自然的迭代性,我们永远能找到更好的技术进行投资。但是优秀的企业家是稀缺的,而这种稀缺也造就了生物医药行业发展的最大瓶颈,以及生物医药投资的最大陷阱。

第一、 biopharma的时代已经过去。从靶点选择、竞争格局和资金投入上,目前以biopharma为目标创立公司的浪潮已经接近尾声。5-8年前,只有为数不多的生物科技公司和传统制药企业在争夺新靶点的开发。那段时间,有很多海外二期临床验证的靶点供大家选择。现在,在靶点选择上面,新的公司需要面对恒瑞、豪森等优秀传统企业,以及百济、信达等优秀新晋企业的竞争,同时还需要面对千千万万生物科技企业的竞争,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同时企业投入的资金也在指数级的增长。总体而言,现在企业的竞争环境已经改变。一个新创立公司,想通过全面战争打败行业龙头公司,是非常困难的。

强静还分享了对企业家的看法。在他看来,多年投资的最大心得就是,优秀企业家是行业真正的稀缺资源,而好的企业家往往是天生的。。在生物医药这样一个重技术、重资本的行业,能不能寻找到优秀的企业家并持续重仓,往往是投资的最关键点。

第三、 所以,我们认为先在是specialist最佳时机。这类公司,通过提高在某一适应症领域的高度专注,或是在某一技术领域的独特技术,不断做深做强,从而形成和大型药企,以及biopharma的竞争优势。也就是说未来五年,是细分龙头的五年。

第二、 biotech是否到来?我们认为已经初见曙光,但还没有迎来最好的时机。中国的科研能力已经稳居世界第二,但从科研转化为真正的生产力,还有相当长的时间要走。

凭借投中信息在中国股权投资和创新经济领域的强大影响力,峰会吸引了国内资本端和产业端的头部资源集聚南京市江北新区,打造资本高地,助推产业腾飞。

我们把近期中国医药行业发展氛围四个阶段。2012年之前是中国特色药的狂欢。这个阶段,拥有独家品种或者单独定价品种这类特许经营权是市场获利的法宝。中药注射剂行业是典型的代表。

科学、资本和企业家能力是驱动行业发展的最大动力。在科学上,我们从简单的fast follow,到改良式创新,再到完全的first in class。目前已经处于改良式创新的阶段。在资本上,中国经济四十年大发展为生物医药行业输送了源源不断的血液。在企业家能力上,我们是最欠缺。中国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至今没有建立起来。很多企业还停留在当年特许经营权或者资源垄断型的企业经营管理思路上。具备企业家素质的科学家和投资人少之又少。因此,现阶段,投资的最重要因素还是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