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beth5

数据挖掘大佬Lance McDonald挖出了《只狼:影逝二度》的部分删减内容(涉及剧透),主角是金盆洗手的小贩“穴山”。

根据此前挖掘出来的数据,玩家需要制作药丸并且亲自交给NPC才能治愈。而到了正式版中由于机制变成了用露滴在鬼佛进行全体治愈,这也导致了穴山的剧情有所删减。

“我店铺内所有的商品都有3C认证、进货发票,保质保真,但这条差评费了很大功夫写了400多字,非要说我的产品有质量问题。”

公司是空壳,证件是假的,担保公司是假的,那么那些所谓的新能源投资项目呢?光合华旅官网上写着所有项目都可以通过媒体等公开渠道核实。但实际上所有的投资项目都故意写得很含糊,连个准确地址、承建单位等必要信息都没有,让人根本无法核对。费尽周折,记者通过图片找到了几个项目。比如这个所谓山西新能源创新中心,真名叫“启迪大同能源产业创新中心”。该公司对记者的采访做了书面回复,“项目目前没有对外融资,项目公司负责团队也并不知道您提到的光合华旅,未与他们有接触或合作”。尽管这是一个漏洞百出的骗局,但是大家还是相信了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投资能立竿见影,而且收入颇丰。

职业差评师已形成产业。据报道,职业差评师蒋某龙成立了一个线上“蓝宫DM联盟”,通过QQ、微信等平台招收学员跟随其“敲诈勒索”。

用户评价不只出现在电商,在外卖、视频、论坛等互联网产品中,差评都直接影响产品和服务的推广。可以说,用户评价已成强互动的互联网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

光成立公司还不够,为了让广大投资人相信自己是一家有资质的投资公司,光合华旅还出示了一份融资性担保机构经营许可证,上面写着发证机关是深圳市金融办公室。后经深圳市人民政府金融办公室确认,这也是假的。

为了让投资人相信自己抗风险能力强,光合华旅还出示了一份在中信银行的8000万元企业风险备用金存款单,实际上账号和户名不符。

一个由7名“90后”组成的差评师团伙,被深圳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分别判处7个月至2年不等的刑期,这是最新一起打击职业差评师的刑事案例。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只狼:影逝二度专区

蒋某龙首先招录“恶意差评师”学员,每名学员需缴纳会费1600元(专业级)或2800元(领英级)。培训结束后,由“导师”(行内术语叫“老鸟”)在多个知名度较高的电商平台搜索目标网店作为敲诈勒索目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一些平台对于差评多的店铺和商品,会进行流量限制。但对于不合理差评,则给商家提供了申诉通道,申诉成功后,会给予限定数量的差评删除或隐藏。

托管中心工作人员说,他们开了已经有十年了,没有听说过谷盈科技有限公司。

差评师是这个生态中的幽灵,他们捏准了卖家害怕差评的心理,往往索走商品价格几倍的“赔偿”。

2008年大学毕业后就与朋友创业的赵磊认为,差评对于商家的经营影响很大,一两个差评就可以让爆款商品的流量大跌,网络上传言十几个差评就可以搞垮一家网店并非夸大其辞。

同发布恶意评价一样,删除恶意评价的权力也可能被滥用。

消费者:差评是我的合法权益

2天后,大家发现干脆连手机客户端都打不开了。光合华旅一夜蒸发,所有人彻底傻了。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4月30日发布公告,对《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面向社会公开征集意见。其中规定,网络交易经营者不得以虚构交易、编造用户评价、删除用户不利评价等方式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

在苇名被入侵之后,太郎为保护穴山牺牲,和正式版中一样,穴山会以一钱的价格卖出身上最后的商品。只不过在正式版中用于折扣的“穴山的手印”,在删减版中则是用来完全回复血量的“噬神”。在有前置剧情的铺垫的情况下,这一钱看起来也有了更深的因缘感,不过最后或许是为了改变龙咳机制,最终将其废弃。

第三家关联公司是西安联染商贸有限公司,注册地在西安市莲湖区西大街唐人街小区1幢3单元601号。而实际上1号楼根本没有3单元,物业也没有听说过西安联染商贸有限公司。

但如何规制职业差评师?朱巍认为,应该引入“通知-删除”原则,商家遭遇恶意差评后向平台申诉,即通知平台,平台需要告知发表评价的用户这则“通知”,在透明的规则下删除评价。否则发表评论的人会搞不清是商家还是平台删除了评论,从而无法继续通过诉讼等渠道维权。

在消费者周蕙(化名)看来,差评是她的权利。

但这些推荐文章,其实都是光合华旅花钱打的广告。一个编辑回忆了当初光合华旅在他们公众号上投放广告时的情景:“我总共接了两次理财广告,我是看别的大平台也发了,对方还是三板上市公司才接的,没想到出事。”

受害人杨先生说:“一个月结一次可能会有担心,它这个是日结的,会打消很多顾虑。我刚开始投了4万块钱,10号投进去的,11号就取了1800块钱。”

那么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骗局?骗子们到底用了什么招数,让这么多人短时间内上当受骗呢?首先骗子把自己包装成一家公司——光合华旅产业投资发展(深圳)有限公司,注册地址上写着入驻深圳市前海商务秘书有限公司。

在公检法机关的刑事打击,以及电商平台的民事索赔下,职业差评现象已有明显收敛。

在视频中展示了正式版中治愈龙咳和删减版中治愈龙咳对话的区别,在正式版中,他在龙咳治愈后不会有特殊反应。而在删减的内容中,当你选择给予他药丸时,他会询问药丸的价钱,即使只狼表示“毋需担心”,他依然继续推辞。直到只狼愿意以1钱的价格卖出,他才最终同意饮下。

一件“爆款”商品突然有了一个差评,在网上卖原创服饰的赵磊(化名)忐忑地联系了给出差评的买家,万幸这不是一名职业差评师。

童某提出退款退货、让对方凭票报销维修费用等各种解决方案,买家都不接受。一番沟通后,对方提出索要8888元“补偿”,还不退还电脑。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近日发布公告,对新起草的《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公开征集意见,拟规定,网络交易经营者不得删除用户不利评价。

一条差评的背后,是一个生态。差评是公开的,潜在消费者看到这条差评,会不会就此把商品清出购物车?差评是被记录的,平台看到这条差评,会不会对店铺降权限流?

这些被商家又恨又怕的职业差评师到底是怎样一群人,他们会受到法律怎样的惩治?

上述7名“90后”差评师,近日也刚刚被判决向电商平台进行赔偿。

随后记者又赶赴东莞,寻找另外一个关联公司——东莞亿华广告有限公司。注册信息显示,它位于东莞市梨川路23号。这又是一家无法查到下落的空壳公司。

“消费者一不顺心就随手给个差评的情况也有,没拿到理想的折扣就拿着差评来报复商家的情况也有,但毕竟是少数。怕就怕那些别有用心、专门要用差评来敲诈勒索的人,也就是所谓的职业差评师。”赵磊说。

围绕差评产生的利益张力,监管部门、互联网平台、商家、消费者应该如何博弈,维护生态的健康?

确定了删除的规则,并不意味着删除的结果会让各方满意,毕竟恶意的标准过于主观。

事实上,由于评价太过于主观,目前的法律法规没有对什么是恶意评价、恶意评价应当如何规制进行明确规定,甚至相关规定存在争议。

像这样的受害者还有很多,分布全国各地,数量难以统计。仅记者掌握的就有250多人,总金额上千万,其中投资10万以上的就有数十人。还有很多人没在统计表内。比如,一位网友她通过私信告诉记者,她一共投了91万,至今不敢告诉家里人。

正在消失的职业差评师、恶意差评等现象会不会有所抬头?

早在2013年全国首例恶意差评师案中,以被告杨某为首的12名“恶意差评师”就被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刑并处罚金;2019年1月,全国首例电商平台诉差评师案迎来判决,杜某等三人在构成敲诈勒索罪、受到刑事判决后,又被淘宝以“一元官司”诉至法院,最终被共同赔偿淘宝损失1元、合理支出2万元。

2019年正式实施的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删除消费者对其平台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的评价。

调查到这里,这个骗局的基本思路已经搞清楚了:首先光合华旅成立了一家空壳公司,找来各种虚假证明以及担保公司,还虚设了大量新能源项目,然后在网上大肆宣传,通过高回报让大家上钩,用后面投资人的钱支付前面人的利息,造成钱生钱的假象。最后平台一关,所有公司和个人全部消失。

差评师:组团敲诈勒索

前海商务秘书有限公司是全国首个提供公司托管服务的机构。在这托管的公司多达14万家。它为很多想创业的人提供了便利条件,但也被某些不法之徒钻了空子。2017年,光合华旅报备的办公地在布吉新村A16栋701室,经查这是一个虚假地址。

如果这不是一条恶意差评,赵磊还能不能向平台申诉删除?

朱巍认为,首先,原则上不能删除。其次,对于恶意的、侵权违法的评价,评价者要承担法律责任,现在网络实名制都落实了,可以按照溯源机制找到他们。

记者调查发现,钱都汇到了中国农业银行肇庆市中原支行一个尾号为7778的账户里,户主正是谷盈科技有限公司。银行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个账户涉嫌诈骗,已经被冻结了。

平台为了吸引更多的投资人,还制定了各种奖励政策。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这场疯狂的金钱游戏中。1月21日,正当大家沉浸在这场投资盛宴时,突然发现钱提不出来了。客服说,要想保证本息能及时提出来,就必须缴纳一定的保险报备金。

而在治愈后,他会明确地表达感谢之情,如果你让太郎去了穴山身边,太郎还会有表达欣慰的特殊对话,并且会赠予道具。

据光合华旅官网介绍,公司于2017年10月成立,在国家和地方工商部门都已备案,证件一应俱全。光合华旅宣称自己实力雄厚,注册资本高达五千万元,在中信银行存有八千万元企业风险备用金,并且由香港金马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等顶级机构提供风险控制。有14万多人通过它进行了投资,金额高达13亿多元,已平稳运营了480多天。更让人感到放心的是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它的母公司光合文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还是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能否删除差评在电商法立法过程中就已掀起了一场大讨论。

“一旦允许网络交易经营者可以删除用户不利评价,就可能衍生出有偿删帖,或称为平台要求商家‘二选一’的‘筹码’。”朱巍说。

他们每次确定的敲诈勒索目标网店有1至5个。网店产品完成交易后,资深“老鸟”带领“小白”学员,以各种理由向卖家索取钱财。在敲诈完卖家之后,他们还会让卖家在店铺首页加上“蓝宫”LOGO,声称这表明该店铺是受他们“保护”的,其他恶意差评师就不会再来找麻烦。

“虚拟世界中人们靠什么来建立信任,不就是靠平台上积累的评价吗?网络上的产品和服务有好有坏,评价肯定也就对应地有高有低。对商家和服务者来说,一个差评可能会影响他们的收入,但消费者心里不满意,表达出来又有什么问题呢?”周蕙说。

商家、消费者、职业差评师围绕差评的去与留产生的利益纠葛,全被抛给了平台。

2017年3月,淘宝店主童某看到,他店铺内鲜有差评的一个“爆款”电脑主机,收到了一条有些奇怪的差评。

互联网平台:谁决定删与不删

当真金白银真的到手时,再质疑的人也不会犹豫了,于是纷纷往里投钱。那么投资人的钱到底去哪了呢?光合华旅官网上说,平台不设资金池,资金是交给第三方进行托管,但根据受害人提供的信息,记者发现事实上资金汇到了三家关联公司,分别位于肇庆、东莞和西安。首先我们找到了肇庆市谷盈科技有限公司,注册地址是广东肇庆市跃龙南路1号夹层。而它其实是一个中小学生托管中心。

虽然光合华旅报备的是一个虚假的地址,但由于当时管理较为宽松,所以没有被发现。随后记者又查阅了光合华旅的工商注册信息,发现虽然注册资本有5000万元,但实缴却是为零。换句话讲,其实它就是一家空壳公司。

“当时确实是我的消费体验不好,给了商家一个差评。这条差评明明已经显示出来了,但等我第二天再去看评价时,就消失了。”周蕙直接投诉到了平台客服处。客服告诉她,因为商家将其申诉为不合理评价,通过后将评价内容给隐藏了。

根据周蕙的经验,消费者会给出差评的理由有很多,比如买一件衣服有色差、物流服务体验不好、点个外卖口味不对……

一位受害人说:“我投资了20多万,他说你要交50%,也就是说还要交12万多块钱,本金到期才能够提现。”

在周惠看来,一条评价是否合理、标准如何衡量,应该有更客观的方式,而不能在这个问题上给商家太多的权限。否则,有利于商家的好评就能呈现、不利于商家的差评就被处理掉,这样的评价体系对消费者就没有参考价值了。

童某选择了报警,深圳龙华警方最终抓获了曾某等7名利用差评敲诈勒索商家的犯罪嫌疑人。这7名差评师都是“90后”,最大的不过1991年出生,最小的刚满20岁。

谷盈科技也是一个子虚乌有的公司,那么汇给它的钱去了哪呢?

另一位受害人说:“投了也没用,当时他们就问客服,说为什么投了报备金还不能取呢?然后他们又有一套说辞,说要交个人所得税。”

真金白银到手让很多人相信光合华旅确实是一个可靠的投资平台,于是加大投入。虽然明知道有风险,但大家却心存侥幸,不相信自己会是这个击鼓传花游戏中最后那一个人。

“在对待差评的问题上,消费者和商家永远有着不同的立场。”周蕙很明白,差评之所以存在争议,就是因为商家和消费者存在着天然的利益对立。

但是一般人不会去到银行求证,而往往会选择相信。尽管如此,有人还是会担心投资有风险,于是光合华旅又找来一家所谓的顶级担保机构——香港金马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还在合同上承诺这家公司担保投资万无一失。那么它的真实情况是怎么样呢?记者在香港公司注册处查询了一下,发现这家所谓的顶级担保公司根本不存在。

不少人都动心了,决定试试看。要投资很容易,在手机上装一个客户端,选好要投的项目,把钱打到指定账户就行了。投资的方式也很灵活,时间短的一天,长的四十多天。比如这个玉门关风电场项目,投资10万一天就能赚4080元,日利息高达4.08%,折算成年化利率将近1500%,而正常的银行存款年利率才1.5%。

有一次,她死磕客服一定要让差评展示出来。

2018年6月,深圳龙华法院对这一差评师团伙进行了刑事判决。法院经审理后认定,7名犯罪嫌疑人故意以差评相威胁,对网店店主多次实施敲诈勒索,判决这7人敲诈勒索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至两年不等,并处罚金。

通过记者调查得知,光合华旅新能源投资平台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目前警方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无独有偶,在调查期间记者还收到许多其他平台受害者发来的信息,比如:和中融资租赁、广西融资租赁,尚依凡新能源等等,它们也都采用了几乎同样的诈骗手法,甚至连一些道具都一模一样。目前这些平台都已关闭。再次提醒大家,在面对高回报投资诱惑时,切记心明眼亮!

此外,为了迷惑大家,光合华旅还在网上发布了大量推荐文章,宣称自己有实力,还特别强调新能源是朝阳产业,如果投资将来会有巨大收益。

本文图片均来自央视新闻客户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很多人在网上都看到一个叫做光合华旅的新能源投资平台,说它既安全又赚钱,还特别强调该公司专门投资国家政策扶持的光伏发电、风力发电等新能源项目,是新的暴利产业,不容错过。

21世纪经济报道得到的判决书显示,7人团伙共作案15起,通过相同的手法进行敲诈勒索,敲诈金额最多的8888元,最少的1500元,他们从被敲诈商家购买的电脑主机全都退款未退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