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beth5

新华社东京7月14日电(记者姜俏梅)受活跃的梅雨锋面影响,7月初以来日本九州地区及长野、岐阜两县大范围地区持续遭遇暴雨天气,截至目前已导致75人死亡、14人失踪。日本政府14日在内阁会议上将这场暴雨认定为“特定紧急灾害”。

日本政府当天还决定支出2020年度预算中的预备费用22亿日元,以减轻灾民负担、推动灾区重建。

互联网的流量玩法经久不衰,但教育本质上是提供服务而不是吸引眼球的行业。直播能带给早教机构多少商业想象力,不只是决定在投资机构的估值里,也决定在家长和用户手中。

2019年12月,早教品牌“摇篮兔”率先打出“直播互动”的授课口号。今年4月完成千万元天使轮融资的“卡比早教”专注0-3岁亲子在线早教市场,同样主打真人小班直播模式。英语学习品牌“百词斩”推出了针对0-3岁宝宝家庭的早教品牌“柚子鸭”,早教品牌“积木宝贝”,均推出了以在线直播形式为主的新服务。

尽管如此,当不少早教机构开始打“直播”牌的时候,还是不免引起很多争论。低年龄群体和老年群体一直是互联网世界的“边缘人群”,借着疫情造成的居家隔离这个契机,早教机构和直播能碰撞出什么有想象力的火花吗?

相比K12阶段的孩子来说,早教面向的0-6岁的孩子其实被大众忽视了。还没上学,还没有统一的考核标准,这些孩子在疫情期间的教育是什么样的呢?

对大部分早教机构来说,他们更多的是把直播当成一种营销手段,短暂度过危机的措施。今年以来,悦宝园、鲱鱼宝宝、金宝贝、美吉姆等品牌都开始在直播圈试水。目前看来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偏向公关品牌,邀请行业专家或者策划公益专题,在抖音,快手上进行直播。另一种则是店面雇员进行的直播,往往是面向老用户,在私有流量池里进行互动,主要还是为了拉动老用户续费,顺带维护下人气。

在投中教育面向行业人士和不同年龄层早教用户家长调研的过程中,他们提供了一些非常真实的案例,也许能帮助我们解析这一问题的答案。

对早教机构来说,无论是all in 直播,还是只把直播当成暂时的运营手段或是消课途径,都无法否认目前态势下这种形式给行业带来的变化。

流量目的之外,很多早教机构也在试水直播带货,往往是公司高管或者是教研团队上阵,售卖的也不是课程而是一些绘本、玩具等实物。今年六一,凯叔讲故事在自有APP中进行了长达3小时的直播,完成销售额1168万。

早教机构的“直播化”有哪些招数?

在这场“史上最长假期”,网课这个原本小众的名词变得全员皆知。

据日本国土交通省统计,14日14个县106条河流泛滥,29个府县378处出现塌方等灾害。气象厅预告说,日本东部地区暴雨恐将持续到15日,因此呼吁该地区居民提高警惕。

韩絮在一家在线早教机构工作,不过她们公司主打的是线上录播课程+玩具盒子的模式。疫情期间,公司同事也做了几次直播带货,不过更多是试水。在她看来,录播课程相比直播更能给低龄孩子提供“高质量的陪伴”。相比直播时家长和孩子齐上场的局面,录播课程一般是十几分钟的音频或视频,要求家长先自行学习,再配合教具指引孩子。

美吉姆副总经理徐小强对媒体表示,直播是美吉姆提供高品质产品和服务的一种手段,目前短视频和直播是风口,但这个风口不会持续太长时间,要善于抓住这样的机会。但另一家早教机构凯叔讲故事的高级副总裁王朝阳态度截然不同,他表示目前直播效果超出了预期,未来将尝试常态化。

这对家长提出的要求并不低。在接受调研的家长口中,影响早教机构直播效果的一是师资水平,其次就是在旁辅助的人选是父母还是老人。

限于受众的原因,其实目前这些直播活动都比较不温不火,往往是在抖音、快手、甚至淘宝等第三方平台,而不是自建渠道。

肖女士做了跟她完全相反的选择。这个假期的尝试过后,她正琢磨着加大孩子在线上教育的投入。疫情期间,她原本购买线下课程的品牌迅速开通了线上直播课,进度、执教老师、教研水平等基本保持了跟线下一致的水准,孩子也迅速熟悉了在线这个形式,同样省去了肖女士大量的时间。

邢女士的孩子今年4岁,是个活泼好动的男孩。给孩子花的钱不是一笔小数目,对于儿子之后的学习安排,邢女士还是更倾向于把钱花到线下去。

至于直播带来的变化会持续多久,会有多大,即使是行业人士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也不尽相同。

日本政府认定“特定紧急灾害”时通常会根据死亡及失踪人数、住宅受损等情况进行综合判断。认定“特定紧急灾害”后,政府部门会采取一些特别措施,以帮助灾区居民渡过难关。

针对不同群体的受众,早教机构的直播手段和目的都不尽相同。

卡比早教课上互动网络截图

这类早教机构往往成立时间较短,以在线直播互动的形式为主,上课规模为1V1或者1V6。

在复盘不同早教机构的直播体验时,肖女士提到一家被打入黑名单的早教机构,同样是疫情倒逼线上化,但这家机构不仅教研没有随之跟进,老师也是每节课都换,孩子也提不起学习的兴趣,这种早教+直播的形式更像是迫于营收压力,为了消课而想出的招数。

对0-3岁这个早教受众群体而言,原本的早教更偏向于线下陪护课程,即使是在线品牌,也多以录播+玩具盒子为主。在近半年的时间里,挤进来很多以直播为主的在线早教品牌,他们往往打着直播的旗号。

以九州地区为中心的强降雨截至14日已持续12天。据日本气象厅消息,包括九州在内的多个地区3日至14日总降水量超过1000毫米。

此外,据投中教育观察,在早教领域,只有极少几家线下机构把直播这种形式当成消课的途径。

在幼儿园停课,线下辅导机构也不方便去之后,邢女士给孩子陆续尝试了好几家早教品牌,最终都放弃了。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在其正常上下班的时候,只有孩子的姥姥姥爷陪孩子学习,无论对面是少儿英语还是剪纸画画,对孩子的吸引力都不如玩具大,孩子的姥姥姥爷对他的约束力也是聊胜于无。

日本农林水产省的统计显示,截至14日上午,暴雨给35个道府县农林水产业造成的经济损失达191亿日元。另据总务省消防厅消息,截至目前,日本24个县14842处房屋因暴雨受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