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beth5

汉阳江畔,答东生回到熟悉的老地方下水渡江。

5月26日,汉阳江畔,再次前来江泳的答东生接受采访。

这令答东生非常感动,那个一直横在他心里的梗,被众人一点一点移开——他们没有歧视我,排斥我,我还可以和原来一样,来江边值守救人,我还有用。

护士拉着他量了血氧饱和度

“老答,回基地来游泳唦,这里也是你的家,我们都在这里等你来!”赵影向答东生发出召唤。5月26日,在南岸咀悄悄游了一个月的答东生,来到他熟悉的鹦鹉洲大桥下的基地。江水东流,轻涛拍岸。红色的大桥上车来车往,泳友们拖着橘红色的“跟屁虫”(救生圈)在江面上畅快地游着,江对岸的黄鹤楼在阳光的映照下闪着光。一切是那么熟悉,这就是他曾经参与创建的基地啊。

得知答东生一个人在南岸咀游泳,长江救援志愿队鹦鹉洲队的队长赵影心里很不是滋味。老答,那曾经是一个多么生龙活虎的人呐,怎么就被新冠肺炎打败了呢?

答东生所住的病区是吉林省援鄂中医医疗队。他在这里没有再输液了,每天早晚喝两次汤药。

此外,在谈到婚姻时,米歇尔说:“我和丈夫偶尔也会有情绪化的时候,但是经营婚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如果你和这个人在一起,你真的了解你们在一起的原因,多想想你们之间的友谊和感情的基础,那些不愉快就能烟消云散。”

聊天中,得知答东生是回族,刘丹立即报告给护士长。第二天开始,答东生就吃上了专门照顾回族饮食习惯的饭菜。“太丰盛了,有饭有菜还有牛奶水果,光是早餐就有五六种花样!”

就遇到了个女儿一样的吉林护士

3月25日,答东生从雷神山医院出院。他的肺部炎症98%已经吸收。在雷神山住了整整一个月,他不仅治好了病,还多了几位吉林亲人。刘丹喊他“叔”,他称刘丹为“丹丹”,这样的叫法,就是武汉人对孩子小名的称呼。

截至2月23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49824例(其中重症病例9915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4734例,累计死亡病例2592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7150例(湖北省订正重复报告病例195例),现有疑似病例3434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35531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97481人。

“我要是一发病就来看病,就不会发展到这个严重程度了!”5月26日,答东生在长江边接受记者采访时,还对自己当初选择“硬扛”有些自责。

在长江救援志愿队鹦鹉洲基地的队员们和汉阳骑行队的队员们看来,答东生总是在为大家服务,人缘极好,健康阳光。但大病初愈的答东生,有了心理障碍,他不愿见人,包括这些过去相处得极好的队友们。

“他来的时候,其实已经度过了急救期,但检查指标提示,他的很多器官都受损,其中有两个问题很严重,一个是低蛋白血症,另一个是肺部炎症。”

奥普拉向米歇尔提问,在女儿成长的过程中,对她们的人生有什么建议,米歇尔回答:“走自己的路,我告诉她们,自己的路要靠自己走出来。”

心中的乌云散去,答东生对记者说,每年6月中旬,长江救援志愿队的值守和巡江就会开始,现在他最盼望的就是这个日子早日到来,那个时候,他就可以跟大伙一样,穿上统一的救援服,继续在长江上守望生命。

4月8日,答东生结束了酒店14天隔离回到家。4月22日他的健康码由红转绿。他将自己的绿码放到朋友圈,并写下一句话:“今天开始,我要开始新生活了!”

湖北新增确诊病例398例(武汉348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439例(武汉772例),新增死亡病例149例(武汉131例),现有确诊病例45054例(武汉35674例),其中重症病例9430例(武汉8329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6738例(武汉8946例),累计死亡病例2495例(武汉1987例),累计确诊病例64287例(武汉46607例,订正重复报告病例195例)。新增疑似病例450例(武汉318例),现有疑似病例2770例(武汉1877例)。

没有躲闪,没有冷眼,没有歧视,也没有闲话。泳友们纷纷跟答东生热情地打着招呼,他回应着,跳到江里,与他们一起游了起来。上岸准备回家时,还有泳友这样嘱咐:“老答,明天再来啊。”

这一天,他的管床医生吉兴旺跟他说:“这个病并不可怕,一方面药物治疗,另一方面要心理治疗。”心理疏导的任务由刘丹来完成。每天,她会在病房里呆6个小时,陪答东生聊天说话,开导他。

然而,新冠肺炎给他带来的身体伤害得到了治愈,给他带来的心理创伤还没有愈合。健康码转绿的那一天,答东生来到阔别了三个多月的长江边,这个从小在江边长大的武汉第三代回族人,从小就在江边“玩水”,他给自己取的网名就叫“长江水”。作为长江救援志愿队的一员,他没有去昔日与队友们一起值守的鹦鹉洲训练基地,而是去了空无一人的长江与汉江交汇处——南岸咀,一个人悄悄下了水。

文/记者田巧萍图/记者苗剑

5月26日下午,62岁的答东生来到汉阳鹦鹉洲大桥下的长江救援队鹦鹉洲值守基地,常年在这里游泳的游泳爱好者纷纷跟他热情地打招呼。

侄女婿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帮他找病床的求助信,一位答东生不认识的骑友在汉阳医院帮他找到了一张病床。11日,答东生被转到汉阳医院,并上了无创呼吸机。

在吉林医疗队的精心救治下,答东生恢复很快,全身水肿也很快消退。咽拭子、肛拭子、鼻拭子……3月初,答东生做了5次核酸检测,5次阴性,他提出要回家。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112例:香港特别行政区74例(出院12例,死亡2例),澳门特别行政区10例(出院6例),台湾地区28例(出院5例,死亡1例)。

米歇尔说:“每个周末我都要关心孩子们要去参加哪个派对,现场有没有酒,我需要知道参加派对的孩子们父母是谁,每到周末对我都是无尽的纷扰。”

米歇尔说:“我或她们的父亲,甚至任何人都没办法定义她们是谁,她们必须花时间了解自己,了解将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而不是让我或全世界的人来告诉她们应该成为谁,所以我不希望外界影响她们认同自己的价值,这对年轻的女孩们特别不容易。”

还是在住院的时候,邻床的病友摔下床来,答东生本能地想去扶,结果自己也因为虚弱而被带倒在地。这令答东生有了挫败感。

“还不行!”吉兴旺跟他说,从胸部CT片子来看,他的肺部炎症应该还可以吸收,“我们一定要把你治疗得好好的,再放你出院!”

消肿后,刘丹在病房里一对一地指导答东生练八段锦。一天教一两个动作,即使是这样,每次教完,穿着厚厚防护服的刘丹都要出一身汗。

答东生是1月29日起病的,不发烧,但没有胃口,全身无力,有点咳嗽。他没当回事,他身体棒棒的,从小生长在长江边,练就一身好水性,冬泳也坚持了十几年,还是汉阳骑行队的队长。

在武汉市中老年自行车俱乐部汉阳队,答东生是队长,他每年都要带领大家骑自行车去饱览祖国的大好河山,他集组织和后勤于一身,为大家服务,是个无所不能的人,但现在却什么事也干不好了。他开始怀疑和否定自己。

此前,康复后的答东生害怕因患新冠肺炎被人冷眼相看,一个人独自在南岸咀长江汉江交汇处游了一个多月。现在,他终于回到了队伍中。

“我内心里还是非常想回到他们群体里去,游泳队和骑行队都想回去。”想回去却怕受人冷眼、疏远、闲话,这令答东生很痛苦。

为了纠正低蛋白血症,医生给答东生吃上了蛋白粉。“每天像吃药一样吃两大勺。”平时,蛋白粉因不是药物需要自费,但在雷神山,答东生免费吃。

到2月9日,答东生的呼吸已经非常困难了,一动就喘气。下午去了武汉市中医院。晚上8点多打完针正准备走,一位护士过来说给他量个血氧饱和度再走。一量,只有82,那位护士对他说:“今天你不能走,就在观察室留观!”

第二天早晨查房时,来了一个护士。她自我介绍说:“我是吉林中医药大学附属临床医院的刘丹,我是您的主管护士。您在这里住着,就不要多担心,我们就是您的亲人、您的家人,我们时刻陪伴在您身边,一直把您治疗到健康回家为止!”答东生听着,泪止不住地流。

“老答,你终于来了!”

“那到底是国家级的救治医院啊,生活条件完全不一样,是太好了。”2月25日深夜,答东生作为危重症病人被转到了雷神山医院。在汉阳医院治疗了近半个月,答东生的命保住了,但一些治疗并发症也伴随着他:双腿肿到了大腿,一动就喘得厉害。

玛丽亚现在是哈佛大学的学生,萨莎也正就读于密歇根大学。米歇尔说现在她仍会每天发简讯提醒女儿一些日常生活的琐事,例如“今天有没有记得吃绿色蔬菜?”

答东生没去医院,自己买药来吃,他想只要度过14天就不会有问题了。到了2月6日,他开始低烧,去了医院,拍了肺部CT。医生跟他说:“这个病95%的人可以治好,但还有5%不好说,希望你不是5%。”医生背着答东生跟他儿子说:“你爸爸的肺是白的,都到了这个程度了!”这天,答东生的儿子将他的胸片发给武钢医院的亲戚,那位亲戚明确说:“情况非常不好。”因为病床紧张,答东生一直在医院打针,打完针就回家隔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