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beth5

在接到退市警告一个月的时间内,途牛(TOUR.US)完成“自救”,股价重回1美元上方,暂时免除了退市危机。

除途牛外,36氪统计发现,2011-2020年间,至少有11家中概股曾因股价连续低于1美元而收到退市警告。它们之中,有些公司未能自救成功不得已退市,比如企图通过15合1并股提升股价的新华悦动传媒。

近10年,因股价不足1美元而收到退市警告的中概股不在少数。

但该种方式“治标不治本”。危机后,中电光伏又因为市值不满足要求、未能及时提交年报等原因被多次下发退市警告。

2015年9月,中电光伏因未能达到1500万美元最低市值的要求,再次收到警告。2016年3月10日,中电光伏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将从纳斯达克退市。

途牛股价从6月12日开始高于1美元,到6月26日,已连续有11个交易日,因此,在额外的保护期内,途牛顺利解除了退市危机。

有些公司则得以保壳成功,继续旅程。不过,一次危机的解除并非终点——中电光伏在反复收到退市警告后最终被迫退市。亦有公司勉强解除危机后,股价多半长期徘徊于1美元左右的尴尬境地。

10月25日是农历九月初九,金秋重阳,恰逢周末,在位于江西省上饶市广信区望仙乡的望仙谷景区,峡谷蜿蜒曲折,涧瀑清流景致如画,吸引包括老人在内的众多游客前来参观游玩,感受秋日自然美景。

以光伏电池组件制造商中电光伏为例。2011年,中电光伏因连续30个交易日股价未达到1美元收到纳斯达克退市警告,随后,其通过3股并1股的“合股计划”,解除了该次危机。

途牛能够在短时间内拉升股价、实现自救,或许与凯撒集团“接手”途牛有关。

时间拉回到一个多月前。5月22日,途牛发布公告称,纳斯达克向其下发通知函,提醒公司股价已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如果途牛的股价未能在2020年12月28日前,连续10个交易日收盘价高于1美元,公司或将被迫退市。

而对于途牛,若持续受疫情影响、未能改善公司业务,解除这次退市危机的途牛是否将变为下一个“中电光伏”,在反复收到退市警告后最终被迫退市?

京东和凯撒的此番交易更像是在合力拯救位于退市边缘的“途牛”。京东此前是途牛及凯撒旅业共同的股东。根据凯撒旅业4月25日发布的公告,京东全资子公司宿迁涵邦斥资4.5亿元,认购7305.19万股。认购之后,宿迁涵邦在凯撒旅业中的累计持股比例将达7.37%,位于前十大股东之列。

据36氪不完全统计,2011-2020年间,至少有11家中概股像途牛一样收到退市警告。其中仍然在美上市的仅有4家,未能解除危机直接退市的有4家,解除危机后退市的有3家。

值得注意的是,主动退市对于中概股并不一定是坏事。今年以来,已经有新浪、58同城等多家中概股正式表达或传出私有化意愿。

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途牛营收同比大幅下降61.9%至1.74亿元,归属于公司普通股东的净亏损为2.02亿元,去年同期为1.51亿元。

2016年3月11日美股收盘,中电光伏报0.45美元,总市值仅剩0.06亿美元,这是中电光伏在纳斯达克的最后一个交易日。

5月28日晚,即途牛收到退市警告一周时间内,凯撒旅业(000796.SZ)发布公告,其控股股东凯撒集团与京东(JD.US)达成合作意向,京东愿意将其下属公司持有的全部途牛股份转让给凯撒集团。6月22日,京东与途牛联合发布公告,凯撒集团同意收购京东名下集团共持有的途牛7806.2万股A类普通股,成交价为4.58亿元(人民币,下同)。此次交易完成后,凯撒集团对途牛的持股比例为21.1%(代表14.8%的投票权),为第二大股东。

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途牛营收分别为21.92亿元、22.4亿元和22.81亿元,营收增速呈下降趋势。此外,从途牛上市的2014年起,其已连续亏损6年,累计亏损60.35亿元。

这或许是一个恒久且古老的规律:纵使概念炒作、资本运作花样繁出,决定一个公司在资本市场走向的最终还将回归到其价值本身。

在疫情等因素影响下,途牛依旧危大于机。途牛此前预计,其第二季度营收在0.21亿元至0.73亿元之间,同比下降86%至96%。而目前,途牛股价依旧在1美元左右徘徊,不排除未来再次收到纳斯达克退市警告的可能。

6月29日晚,途牛宣布,其曾在6月26日收到纳斯达克通知函:公司股票收盘价已连续至少10个交易日达到或高于1美元,重新符合纳斯达克上市规则。

目前,仍然在美上市的4家中概股中,仅信而富的股价表现较为优异。7月6日美股收盘,信而富报3.31美元,最新总市值为0.376亿美元。不过此前,信而富的股价也长期在1美元左右徘徊。这或许意味着,收到退市警告的中概股在之后也很难让投资者再次恢复信心。

收到退市警告的中概股,能否“逆风翻盘”?

图为大量游客在江西省上饶市广信区望仙乡的望仙谷景区游玩。刘占昆 摄

图为一对60岁的老年夫妇正在石桥上拍照留影。刘占昆 摄

在位于江西省上饶市广信区望仙乡的望仙谷景区,峡谷蜿蜒曲折,涧瀑清流景致如画,吸引大量游客纷至沓来。刘占昆 摄

中电光伏营收和亏损变动

部分因股价不达标收到退市警告的中概股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暂时解除了退市危机,途牛的路依旧不好走。

东方证券认为,主动退市是成熟市场的常态:当上市地位不再具备稀缺性时,退市和上市变得一样重要。从大股东角度来看,主动退市给了公司上市之后的“第二次选择”:特别是对于小市值公司来说,再融资难度的增加,以及二级市场投资交易活跃度的下降,都使得主动退市成为大股东可以考虑的选择之一。 而对于投资者来说,主动退市也是一种挖掘价值被低估公司的手段。

除被迫退市外,能够重新满足上市条件的中概股或许会在之后主动选择私有化退市。

中电光伏反复收到退市警告并最终退市与其自身业绩发展不佳有很大关系。2011-2015年,中电光伏连续五年亏损且亏损幅度有扩大的趋势。同时中电光伏的总营收表现也较为一般,在经历2012年营收大幅下降后,虽然其营收每年都有小幅增长,但直到2015年,公司总营收也未超过2011年的水平。

图为大量游客在蜿蜒曲折的望仙峡谷峭壁栈道上行走。刘占昆 摄

2015年6月22日,中星微电子宣布,董事会收到董事长邓中翰及公司联合首席执行官金兆玮收购公司所有上市流通股的提议。而在此前的2012年,中星微电子曾因股价不满足条件收到退市警告。2015年12月,中星微电子正式从纳斯达克退市。

目前,国内旅游业还未迎来明显反弹。根据文化和旅游部的统计,端午三天假期,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4880.9万人次,同比恢复50.9%;实现旅游收入122.8亿元,同比仅恢复31.2%。

凯撒集团接盘,途牛“自救”成功